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石器时代的建筑工具

日期:2020-05-19    来源:山西海宙奇润科技有限公司   浏览量:224

  中国古代建筑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光辉的成就。从陕西半坡遗址发掘的方形及圆形浅穴式房屋发展看,已有六、七千年的历史。修建在崇山峻岭之上、蜿蜒万里的长城,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建于隋代的河北赵县的安济桥,在科学技术同艺术的完美结合上,早已走在世界桥梁科学的前列;现存的高达67.1米的山西应县佛宫寺木塔,是世界现存最高的木结构建筑;北京明、清两代的故宫,则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建筑精美、保存完整的大规模建筑群。这一系列现存的技术高超、艺术精湛、风格独特的建筑,在世界建筑史上自成系统,独树一帜,是我国古代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山西,则是中国古代建筑保存最多的省份。这些古建筑不但数量大,而且品类多。古代城池、寺观、宫殿、坛庙、石窟寺、古塔、陵墓、民居、衙署、古桥、军事设施以及依附于这些古代建筑、历史纪念建筑中的石刻、雕塑、壁画、琉璃几乎遍布全省各地。

  《论语·卫灵公》有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既然如此,今天我们就带大家来看看建造中国古代建筑的各种工具吧。这里我们分六大类共八期来讲述这些工具。

  这一期,我们就带大家走进石器时代,看远古先民是怎么建造他们的房子的。

石器时代工具概述

  在远古,人类的祖先因为生产和生活的需求,逐渐的发明了工具。石块,木棒,动物的骨骼、外壳,植物的纤维等,都成为最原始的工具。

  先民们用石器打制成刮削器、砍斫器、尖状器等石器。随着使其生产的日益进步,石器的品类也在逐渐的增加,石器也越来越精细。根据石器的形状和用途分别命名为锤状器、砍伐器、刮削器等,这些都是后世手工工具的雏形。当然,很多石器缺乏固定的形状和明确的用途,具有“一器多用”的原始形态。

  我国旧石器时代的石器工具主体是砍砸器、刮削器和尖状器,这在各地遗址中都有出土。到了旧石器晚期,出现在细石器,开始出现刮制和磨光的骨质工具,并且在这些工具上普遍的运用了刮削、磨制和钻孔等新的工艺。当然,这些技术也运用在了木质和质地较软的石块上。也就是说,木加工的伐、斫、削、磨、钻、雕等工艺已经开始萌芽。

  在这一时期,人类对刃口及其使用的认识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人类便创造出了体、刃分别为不同材质的复合工具。我们可以称之为“绑扎”或“榫卯嵌套”为结合手段的复合工具。他们的出现,有效的提高了石器工具的效力和功能。可以说,复合工具的出现是人类技术史上的一次飞跃,它与磨制、钻孔等技术,共同解开了新石器时代工具制造的序幕。

  当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出现了形制准确、有锋利刃口的磨制石器,开始烧造陶器,而且旧石器时代的石器其形状和用途有了进一步的明确。

石器时代的工具

  石斧

  最开始为手斧,多数是一端弧刃,一端圆钝,在旧石器时代就已出现,并且基本上具备了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特征。在旧石器晚期安装了手柄,成为复合工具“石斧”。主要用来砍伐树木,加工木材,制造木质器物。

  石楔

  这是一种与“石斧”相近的工具。这类工具短身、斧刃,宽厚均匀,顶部常有锤击的痕迹。石楔不仅是最早的采石工具,在纵裂加工大型原木中也会应用。石楔是早期“手斧”的延续,和有柄的“石斧”是并存的,这在河姆渡遗址出土的“石楔”中就可以看出其与早期“手斧”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手斧”的延续“石斧”已向刃部薄而宽发展,而“石楔”为了劈裂的需要,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厚度,并且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适当的加长。可以说后期的石斧已经具备了精加工的能力,而石楔一直都是粗加工的代表。

  石锛

  同石斧一样,都是砍斫木材的得力工具。石锛的断面一般为方形或扁长方形,顶端平齐,刃部为单面直刃或斜刃,安装时刃部与柄部垂直,与斧的弧刃和刃部纵向木柄安装不同。

  石锛的装柄方法也有“绑扎法”和“榫卯嵌套法”。

  “绑扎法”是由树上取一段树枝,将其枝及所连接的干节取一段,将干剖去一半,扎上石锛,执枝作柄。而大部分石锛是用“榫卯嵌套法”,就是在石锛的端头特意加工成一个榫头状,插入木柄的卯眼内。

  虽然石锛和石斧都是砍伐树木、加工木材的工具,但在功能上还有所区别的。斧为双面对称刃口,锛为单面偏刃。对称的刃口,使用时其着力点垂直地集中于刃口,适宜竖直地砍、劈;单面的斜口偏刃,使用时其着力点偏于垂直的刃锋部分,适于斜砍和斫削。为适应不同刃口性能和使用上的需要,其装柄形式亦有所不同,柄与刃口平行安装称为斧,而柄与刃口垂直装称为锛,一般来说如此。然而实际应用中并非有截然的分界,它们属于同一类砍劈工具。有些石锛,特别是普通石锛,除刃口为单面刃外,其形制和有些石斧并无多大差别,在装柄形式上有的很可能和石斧一样的,亦作斧使用。后世之铁斧就有双面刃和单面刃两种形式。

  石凿、骨凿、骨锥

  这类器型很小,体细而长,类似一种窄小的斧。这种器型单面刃和双面刃皆有,主要用于骨、木、角的加工。

工具的配套使用

  在原始社会,人类大多居住在洞穴或半地穴中。经过发展,逐渐由了木骨泥墙结构的房屋。这时的人类已经开始利用自然材料的硬度来加工工具以建造房屋。

  前文已经提到,石斧、石锛是用来伐木的主要工具。有了木材,便要使用石楔来进行解木,此时的人类已经开始利用原木的纹路来进行所谓的“裂板技术”。裂解后的板材和枋木需要使用石斧、石锛、石扁铲将木料砍削平整。而中国古代建筑的榫卯技术,在这个时代已然出现,柱头、柱脚榫、梁头榫、带销钉孔的榫、透榫以及板与板连接的企口榫等,都已经广泛应用。关于它们的制作,,应是石凿、骨凿或角凿等,有的地方还可能用到石斧和石扁铲。卯口的操作技术也应是一手握凿,一手持木槌一类的工具敲击,以借力入木。卯口的修整,可能用到了石扁铲。而榫头的制作,从出土的遗物来看,加工都不甚规整,推测是用斧砍削而成的。

  就新石器时代的木作加工工具而言,尽管从伐木到成材,各种加工过程已有一定的分化,工具也表现出一定的分工,但由于工具本身材质的局限,石器时代的加工能力尚不是很高。考古发现的独木舟,是用大木加工成的,将大木裂解为二,应当使用了石楔、石斧等原始的解斫工具。据研究,加工成舟时,当时还采用了一些辅助的办法如火烤,将要保留的地方用泥糊住,经火烤后用石斧、石锛、石凿、石刀等将烤焦的木料剔去。当时加工大木是相当费时费力的。因此,新石器时代砍伐或加工大木的能力虽有,但并不太常用,即使使用,可能也会采用火烧等一些其他的辅助手法。

山西省艺术博物馆 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起凤街1号     邮箱:sxsysbwg@126.com

ADD:No. 01, Qifeng Street, Taiyuan City, Shanxi Province

晋ICP备190075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