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的新使命

日期:2019-12-02    来源:亚洲考古   作者:雷兴山   浏览量:655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谈道,“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考古发现的文化遗产能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但是对于很多公众而言,考古学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好奇之余尚有不少误解。那么,真正的考古是什么呢?

——编 者

  考古学是一门科学,归根到底,考古学就是历史学。但考古学与传统的历史学不同。传统的历史学家是坐在书斋里,阅读研究的是古籍,是文献,而考古学家是工作在田野里,阅读的是古人遗留下来的遗迹和遗物,可谓是一本“无字天书”。

  田野考古是考古学的基础,考古研究的资料基本上来自于田野考古。田野工作包括调查、钻探和发掘等内容。通过考古调查发现哪里有古代遗存,但要想知道埋藏在地下的遗存特征,还需要考古钻探。目前我国考古钻探的工具,主要是“洛阳铲”。根据这种探铲提取的地下土样,可大致判明地下遗存的性质是墓葬,是垃圾坑,还是大型夯土建筑等。

  不过,考古学家使用最多的工具却不是“洛阳铲”,而是手铲。考古发掘是一项非常细致的科学工作。在公众眼里几乎无差别的土,在考古学家看来,那是不同时期不同活动的遗留。考古发掘第一步,是根据土质土色的差别,来判别有多少个遗迹单位,相当于数一数这本无字天书有多少页。第二步,是判断各个单位的早晚关系,相当于是在给一本书编页码。考古发掘的次序,是先挖晚期单位后挖早期单位。第三步才是清理遗迹单位,不仅要采集全部遗物,而且还要搞清遗迹形制。这些遗迹和遗物相当于一本书中的文字。

  当然,现在的考古发掘不仅仅是在野外进行,对于有些难以清理的重要文物,还需打包整取,运回实验室进行更加细致的保护与清理。现在的考古工具也不仅限于手铲,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仪器也应用于考古发掘和研究中,例如碳14测年、文物成分的检测分析等。所以,考古系的学生既招文科生,也招理科生,越来越多的考古研究成果产生于实验室了。

  手铲释天书,考古学家就是这样用手铲去发掘,去翻阅古代遗存这本无字天书。考古学是用实物证经补史。比如,大家都知道武王灭商的故事,一部《封神演义》在中国家喻户晓,《周公解梦》也是影响巨大,孔子就是以周初制礼作乐的周公旦为师。可是,有关周初的文献记载非常少且不尽可靠。那么,周初文明是什么样呢?近十多年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等单位开展的“大周原考古”项目,新发现了3座商周之际的城址,确认了周初“西岐”之所在。新发现了周公家族墓地,这是目前为止西周时期等级最高的墓地。新发现了西周甲骨文2500多字,是以往全国所见西周甲骨文的两倍半,其中就包括周公本人所用卜甲。这些考古发现为我们揭示了西周王朝的形成过程与早期发展形态,使西周早期文明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公众面前。

  正如西拉姆所说,“一个优秀的考古学家,是让干涸的泉眼恢复喷涌,让被人忘却的东西为人记起,让死去的转世还魂,让历史的长河川流不息”。

  考古学家是朴素的,是满身尘土的。也许在有些公众的眼里,常在野外的考古工作是极其艰辛的,但对考古学家而言,考古工作是一种完美的生活方式。

  考古是一门发现的科学,考古的最大魅力就在于发现。当你奔走在田野的时候,也许前面就有一个重大发现;当你拿起手铲发掘时,也许下一铲就会有一个惊奇。永远有宝藏在等着您,永远有未知在吸引着您,这种期待和发现总是令人激动。

  考古,它既是城市生活和农村生活的完美结合,也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完美结合;它既是一项严肃的科研活动,也是一项富有刺激的探险活动。所以,所谓的苦和累,也可视为一段幸福的前奏。就如同登完泰山后,在您的脑海中,早已没有了登山时的苦和累,存在的永远只是喷薄日出的壮丽景观。

  考古不是“挖宝”。在一个真正的考古学家眼里,金银珠宝与破碎瓦片具有同等的价值,一件文物是否重要是通过学术价值来评判的。考古学家要“透物见人”,根据古代遗存去复原历史。

  考古也不是“鉴宝”。在考古学家的心中,文物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若用金钱讨论文物的价值,这是对古代文化遗产的亵渎,更会助长盗墓之风。在考古学家眼里,没有金钱,只有历史与文明。

  近些年,在各方努力下,考古有了新气象。以往的考古工地门口,一般都竖起一块牌子,写着“考古重地,闲人免进”,逐渐使考古变成了一门象牙塔里的学问。近些年来,中国考古界积极开展公众考古活动,打开大门,热情迎接公众,在有序的组织下,让公众与文物零接触,与考古学家面对面,让公众体验考古这一独特的生活方式。

  以往文化遗产保护与地方经济发展似乎是一对冤家对头,两者的矛盾日益尖锐。现在基于文化遗产保护理念下的田野考古发掘,以保护为主,在发掘时就要研究如何保护与展示。近年来开展的“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等举措,保护了遗产,美化了环境,提高了社区品位,增加了文化景观,有力地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考古的作用不只是眼前的一丁点蝇头小利。没有历史的思想是苍白无力的,没有物证的历史是空洞的。考古学就是要发现物证,重建历史,使我们能吸取传统文化的精华和传统文明的智慧,进而实现文化思想的升华与创新。考古发现与研究,能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助推中国梦的实现。由此,保护文化遗产,促进文化遗产事业繁荣,让文物活起来,是新时期新形势下考古学的新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