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山西》专栏——和刘勇一起穿越人文山西‍之忻州河曲

日期:2018-04-12    来源:山西文博志愿者之家   浏览量:159

  黄河经过河套后转头南下,切入深邃的晋陕大峡谷。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我们的先民逐渐摸索航道,发展了黄河峡谷上的航运。当年水道之险,并不比三峡差多少。

  河曲段的黄河左岸淤积形成沿岸平地,出现了一些码头和定居点。明代的外长城在黄河峡谷这一段就建在这片河边的平地上,自老牛湾堡直到河曲,与黄河并行而下几十公里,出现“以河为堑”的奇观。现在的沿黄公路修筑在黄河、长城之间,一边是自然造化的母亲河,一边是象征古代文明的残长城夯土,车子在二者间穿过,感受十分奇妙。

  河曲早在宋代就是黄河边的主要军事据点。清代中期,随着战争停止,内地和蒙古地区之间商业恢复,黄河峡谷航线由此熠熠生辉,黄河岸边的老牛湾堡、河防堡等明代戍边长城堡垒,日益转为商贸服务。其中河防堡市井最为繁华,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河曲县治从山上的老城迁到了这里。

  黄河的自然航道十分凶险,商贸越发达,出险的概率就越高。更不用说,出塞后的艰辛和不测。不少人走出去就没有回来,音信全无。或许这可以解释,从明代中期开始,地方官吏开始在河曲渡口主持祭祀大禹,我们要看到放河灯活动的深层文化背景。这一活动结合了中国传统神灵崇拜、佛教盂兰盆会的理念,历经几百年延续发展,成为河曲最盛大的民间节日。

  七月十五,俗称鬼节,河曲这天的河灯节是盛大的民间节庆活动。人们在这个日子放河灯怀念逝去的先辈,为身边的亲朋友祝福。上世纪以来传统文化遭到破坏,近年这一河曲盛会才得以恢复。

  河曲县城里还残存一些古迹,如护城楼、苗府院、文笔塔等,还有若干残破的夯土墙。大多数地段都是20年来新建的现代建筑。

  在郊区,县城东面山坡上有座始建于金代的岱岳庙。现存格局为明清风格。院内前有歇山顶前殿,居中的岱岳殿是主殿,三开间硬山顶前加卷棚。殿内是东岳大帝和侍者像。小庙不大,后排是并排三座单体三开间硬山顶小房子,分供圣母(送子娘娘)、地藏、玉皇。各殿内多少都有些清代晚期壁画,保存较好。圣母殿——送子娘娘殿山墙上的壁画为明代晚期风格,部分清代重绘,还算精致,左右的圣母出行回和宫图之外,还有北壁上东西对称的两幅庖厨图,几位侍女在卖力的做面食,不知道他们是准备的包子还是火烧呢?还有其他蔬菜,一侍女在看蒸锅情况,一侍女在用扇子催火。这和金元以来很多山西壁画上的庖厨图内容十分近似。

  出城沿黄河北上,很快又会遇到外长城。罗圈堡是个很有气势的城堡,西部的夯土墙外就是长城。内部的民居十分残破了。还能寻到戏台、五道庙等。站在残墙上,外面的悬崖外就是黄河。河对面是内蒙古。河中间出现的一座沙洲上开辟出良田,那就是娘娘滩。传说当年的汉文帝年少为代王时,母亲薄太后曾带领年少的代王刘恒到此躲避吕后的骚扰,后来此黄河中的小滩涂被后人称娘娘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