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山西》专栏——和刘勇一起穿越人文山西之太原(四) 太原西山人文秘境 之晋阳古城+明秀寺+永宁寺

日期:2018-02-02    来源:山西文博志愿者之家   浏览量:260

  从三家分晋开始直到北汉国都,晋阳古城的城址就在现在的晋源镇古城营一带。这里的地名如古城营村、罗城、南城角等,都是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大唐晋阳城的痕迹。盛唐晋阳古城是当时的北京,号北都。地跨汾河两岸。如今晋源老城内正在进行大规模改造,基本模式和大同十分类似,恢复古城墙,修缮复建大部分旧宅。但这个恢复后的老城是明清太原县城,其面积不过唐代晋阳的五分之一左右。

  老城内外有晋源文庙、东岳庙、关帝庙、龙天庙、玉皇庙(现改普贤寺)、长春观等大小宗教场所十余座。晋源文庙是其中规模最大的古建,照壁、棂星门、泮池、献殿、大成门、大成殿、明伦堂等均在。大成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顶,黄绿琉璃瓦剪边。如今晋源文庙也已经成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了。

  玉皇庙在西门城墙边,正殿东的偏殿里本奉木匠的祖师爷鲁班,山墙上尚存壁画10余米,内容是《赵州修桥》、《应州修塔》等故事。

  老城东西街上还有几座老宅,其中就有在晋祠设立王家祠堂的明代名臣王琼旧居。在城西不远的赤桥村有清末民初太原县地方著名文化人士刘大鹏的故居。刘大鹏著述颇多,如《晋祠志》等。其几十年间的50多万字《退想斋日记》里内容丰富,记录了清末民初晋中一带的社会、民俗、日常生活,已经是成为非常有价值的史料。如他在在太谷等地晋商家担任私塾时期,记录下很多晋中民俗生活,晋商活动,堪称信史。村内遗存的豫让桥则将我们的思绪又带回到三家分晋的晋阳初兴时代。

  老街北边的古城营村里尚存一座阿育王塔,即惠明寺塔,单层喇嘛砖塔,高达25米,在远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塔刹。现在塔在学校内,看门大娘很和善地给我开门。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版的《太原府志》记载此塔为阿育王塔,始建于隋仁寿二年(602年)。明初重建将九层砖塔改为喇嘛塔形式,圆形覆钵状,上有13层相轮,圆形攒尖顶,琉璃露盘塔刹。

  旧时,每年农历七月间,县城居民都要抬出神庙内的神仙出游,煞是热闹,而这些活动的中心点在龙天庙,当地人称为刘王祠。关于刘王的说法很多,近来有的人说是先守封代王守晋阳,后继承皇位的汉文帝刘恒,有的说是五代后汉创立者刘知远。但都没有实际证据。龙天庙是晋中汾河两岸独有的地方神灵崇拜场所。经过分析,我对龙天神来历有所考证和思考,我的判断是,龙天神很可能是是十六国北朝以来,定居在汾河地区的胡汉民族大融合历的产物。所谓龙天在胡人出自刘渊,而这个龙天庙称刘王祠,更是一个典型例证。对龙天神我有专文考证, 稍后发出,在此不赘述。

  太原古城内的故事实在太丰富,稍不留神,就被带入一篇故事里去了。

  近年来,这里已经进行过多次考古发掘,随着古城改造,还会有更多考古新发现。我们对晋阳古城的认识会越来越清晰。晋阳古城考古工作队发现的部分文物就在古城里的秦宅内,临时安放,同时进行初步修复工作。我在其中就看到多通唐代墓志铭,其中有一通墓主为赫连氏。

  晋源西南是去清徐的公路,南行不久是王郭村。前些年这里发现了著名的娄睿墓和虞弘墓。娄睿墓的壁画、虞弘墓的石椁石刻都具有重大文化价值。但墓葬发掘后原地都已回填,我们是在现场是啥都看不到的。

 

       幸好在老村内,还有一座明代明秀寺。寺院在村中,两进院子。驻寺师父十分和善。据说此寺始建于东汉,现在建筑为明嘉靖重建。规矩的明代建筑之外,亮点在殿内的满堂彩塑和壁画。

  过殿内供布袋和尚和二童子木雕,形象俏皮,制作稍显粗糙,应是清代作品。

  正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顶。殿内十分开阔,佛坛上是金装背光三世佛,前有二弟子、二胁侍菩萨、二力士,四面墙壁上都有壁画,南壁东西两侧绘巨大的千手观音像,首饰部分都采用了沥粉贴金工艺,东西山墙上是千佛像。

  后檐墙内壁上是佛和菩萨像。难得的是,我们在壁画上还看到了很多供养人的题记,后檐墙的供养人题记上还有嘉靖七年(1528年)年号,据记载寺院重建完毕在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如果确实如此,则说明寺院的整体工程经过多年才告完工。正殿的造像虽然时代不早,但保存相对完好,特别是胁侍菩萨和佛弟子像比例适当,姿态自然,也是明代彩塑里的精品。

  王郭村确实是个宝地,在明秀寺外,小村里还有真武庙、关帝庙等小庙。而王郭的村名据传说和曾封爵咸阳王的斛律金在此建“别墅”有关,所谓“别墅”当年可能是驻军的城堡。

  王郭村南面靠近清徐的枣元头村里也有一座小寺——永宁寺,只剩一进院,正殿面阔三间,单檐悬山顶,明代建筑,寺内两侧山墙上是满满的佛传故事壁画。人物体量不大,用云石等分隔开不同故事画面,没有采用比较生硬的分格式,比较古朴,而且用简单墨线勾画,在白墙不再用色,这份简约体现的幽远意境,也是我喜欢的。让我感叹的是,几乎每一幅故事画都有一位施主的题记。这位当年化缘的僧人在当地该拥有多么强大的影响力啊。

  现在小寺外是一座小天主教堂,背后是道教北极宫。村里大槐树下还有五道小庙尚存。我绕村一圈后回寺,居士们已经在诵经了。质朴的精神寄托之所在小村里保存下不少,让人欣慰。